【音频】传统文化论价值观——富强

w66利来

2018-10-30

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国家层面的第一个价值目标,是“富强”。   “富强”这个概念,相对应的是“贫弱”。

正因我们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感受到了太长久、太深重的贫弱,所以在国家层面的价值观上,“富强”作为了首要目标被提出来。

“富强”的声音,是我们整个民族,心底里呼喊了太久的一个共同声音。   “富强”这个词,是一个并列词语:民富而国强,才是属于国家的真正富强。

  人民富足,是一国存在的根本意义;  国家强盛,是人民生活的重要保障。   所以,“民富”和“国强”,是相互成就、互为表里的一对概念。   (一)民富——衣食富足  民富,在国学的论述里,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?战国时期的孟子,曾对想要治理好邦国的梁惠王说:  “五亩之宅,树之以桑,五十者可以衣帛矣。

鸡豚狗彘之畜,无失其时,七十者可以食肉矣。 百亩之田,勿夺其时,数口之家,可以无饥矣。 ”  《孟子》里讲的是,让人们通过正常有序的劳作,可以穿上帛、可以吃上肉,这就是“民富”。 其实,孟子所说的五十岁、七十岁,只是一种泛指,衣帛、食肉,也只是一种指代。 他真正提出的指标,是人民生活中最基本的两项保障:丰衣和足食。   这两项,在我们当代的都市生活中,早已都是习以为常的生活必需品了。 然而纵观人类历史上在物质方面长久的供不应求、横看当今世界上部分区域连年的饥荒饿殍,我们才会意识到,丰衣足食、物阜民丰,这实在是一种非常可贵的幸福,是“民富”的最重要体现。

  所以晋代陶渊明在《桃花源记》里,描写他所幻想中的世外桃源时,就形容道:  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 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 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。

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 ”  他幻想着,有一方乐土,人们在那里安居乐业、衣食无忧。

这样的平实生活,就是陶渊明心目中的理想国了,就可以令男女老少怡然自得了。

  到了清代,人们的诉求依然如此。 清初艺术家李渔,在他的《闲情偶寄》里就说:“谓一朝富有,男可翩翩裘马,妇则楚楚衣裳。 ”衣冠楚楚、宝马香车,民众这样的生活就是社会富有的表现——由此,我们可以映照出,当下每一天的车水马龙、每个人的衣着鲜亮。   (二)民富——文化富足  丰衣足食,这是生活富足的层面;而真正的“民富”,还要追求生命富足的层面——也就是在物质富足之后的精神富足,也就是在经济富足之后的文化富足。   因此,孟子在对梁惠王的论述中,说完“衣帛”、“食肉”、“无饥”之后,就马上说到了文教,他说:“谨庠序之教,申之以孝悌之义,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。

”在孟子心中,给民众以教化,让大家都能懂得礼仪规范、仁义道理,这才是“民富”的更高表现。

  而孔子把这层意思阐述得更清晰,《论语》里就记载说:  子适卫,冉有仆。

子曰:“庶矣哉。

”冉有曰:“既庶矣,又何加焉?”曰:“富之。 ”曰:“既富矣,又何加焉?’曰:“教之。

”  周游列国的孔子,看到卫国人口众多、熙熙攘攘,就通过与学生冉有的问答而表达说,一个国家,在人口增长之后,还应当使人民富裕,而使人富裕之后,还要给人以教育。 就此,孔子提出了社会发展要经由“民富”而“文昌”的必要顺序。   所以我们就能够领会到,一个民族提倡文化兴国、重视文化软实力的必要性。 因为,文化教养,标志着民富的层次。   如果没有建立起稳固的精神家园,人的心灵就不能算是找到了安居乐业之所;  如果没有培育起文化滋养的心灵沃土,人的生活就不能算是充实富足。

  因此《易经》会说,“观乎人文,以化成天下”。 以文化人的过程,就是文明推动的过程、就是文化兴国的过程、就是一个人学习和提升的过程、就是一个民族构建精神家园的过程,就是一个社会经由民富而达到文昌的过程。   所以,“民富”的含义有二:  需要达到生活的富足,也就是物质富足,丰衣足食;  更需要达到生命的富足,也就是精神富足,以文化人。

  (三)国强——政治强盛  如果说,一国的财富,主要由经济和文化所组成;那么,一国的强盛,主要由政治和军事所构成。   政治的强盛,体现为对内的国家统一,以及对外的国际影响。 中国历史上不断重复着虽“合久必分”、但“分久必合”的规律,对江山一统的追求,成为了国家层面恒定的战略。 因为历朝历代的政府,都深深认识到国家统一的重要性。

疆土归一、政权稳定、民族团结,才能使国内资源在最大程度上形成合力,形成势不可挡的大国力量。

  纵观历史上但凡长治久安的王朝,一定都是总体上来讲,国家统一、疆域辽阔、民族相安的时代,比如汉、唐、明、清。

九州一统、天下归心,这是所有朝代的政治使命,也是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。

正因此,分裂祖国的行径才是那么地不可饶恕,因为,国家分裂、政治飘摇,削弱的是民族的整体实力、损害的是国民的生活保障、造成的是历史进程的困境甚至是倒退。

  九州同心之后,国家便可向外谋求国际上的影响力。 中国古代希望达到的理想状态是“万国来朝”、是“大国气象”,是期盼在国际关系中,成就政治上的足够权威。 然而对外强盛的这个政治共同体,在中国古人看来,又不是以对世界的称霸、对区域的强权为野心诉求,而是以“四海一家”、以“互通有无”为理想追求,是以自身的强大来赢得彼此尊重为上、是以国家的强盛而有余力回馈他国为荣。 所以中国大多数强盛王朝所沿袭的优异传统,是保护附属国家、优待远方友邦,是给出灿烂文化、送出丰富物资,而非强势凌人、干涉他国内政,或仗势欺人、贪婪开疆扩土。   中国文化认为,政治的强大,应该表现为一种自尊自重、自省自强的自信力,是像孔子信心满满所说的“虽百世,可知也”——只要遵从正确的历史得失经验,百代之后的社会情形也尽可以掌握——虽然孔子本义论述的是礼仪制度,但我们可以将礼义之邦的精神,引申为社会发展的道理。 中国文化认为,政治强大的根本,在于规范自我的风度,而非凌驾于人的霸权。   (四)国强——军事强盛  如果说一个国家,政治强大的形态,有外放型也有收敛型;那么,军事强盛的状况,就常常被人理解为血脉贲张的战无不胜、所向披靡的攻无不克。

其实,军事强大的理想状态,更应呈现为维持稳定的静态守备,而非冲锋陷阵的动态进攻。

  兵强马壮,威仪赫赫,声名远播,国威远扬,敌人敬畏不敢来犯,这就是“强军梦”的本质追求;而热衷征伐、使家国沦陷于战火,并不是军队建设的本来目的。

  中国人的“强军梦”,是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的兵不血刃,是不战而胜、是杜绝穷兵黩武;而一旦不可避免地开战,又是“上下同欲者胜”的动如雷霆,是报效祖国、奋不顾身,是同仇敌忾、与子同仇。   所谓泱泱大国,不仅仅是看起来人口多、收入多、土地多、资源多,而是真正能在国家形象上,体现出精神之大、责任之大、气度之大、实力之大。   政治的强大、军事的强劲,这两方面共同构成了国家的强盛。 而国家强盛的内在自信和恒久保障,又是以强而不霸、盛而不骄为智慧准则,这也是中国文化里中庸之道、守中致和的高明体现。   所以,说到“富强”,我们所期待的,是一个民富而国强的中国,是经济富庶、文化繁荣、政治强大、军事强盛的国家。   而对于我们每个公民来讲,如果我们在追求生活富裕的道路上,同时更兼以文化修身;如果在我们维护领土完整的爱国之心里,更坚决捍卫着国家尊严——那么,中国的富强,有你,也有我。